12月12日至13日在京召開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還討論了《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有關部門將根據會議討論情況作出修改。會議要求,加強對城鎮化的管理。要制定實施好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加強重大政策統籌協調,各地區要研究提出符合實際的推進城鎮化發展意見。
  12月3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曾提出要走新型城鎮化道路,出台實施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落實和完善區域發展規劃和政策,增強欠發達地區發展能力。
  據悉,備受關註的城鎮化規劃幾經更名,起初名為《全國促進城鎮化健康發展規劃》,後改為《全國城鎮化發展規劃》,最後定名為《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該《規劃》明確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的方向和道路,規劃期至2020年。
  表態
  要做到工業化和城鎮化良性互動、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相互協調。在推進城鎮化的過程中,要尊重經濟社會發展規律,過快過慢都不行。
  ——2013年全國人代會,習近平在參加江蘇代表團審議時說
  城鎮化不是土地城鎮化,而是人口城鎮化,不要拔苗助長,而要水到渠成,不要急於求成,而要積極穩妥。
  ——2013年11月,習近平在山東考察時指出
  未來幾十年最大的發展潛力在城鎮化,中國推進城鎮化,是要走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的路子。
  ——2012年11月,李克強在會見世界銀行行長金墉時提出
  城鎮化核心是“人的城鎮化”,關鍵是提高城鎮化質量。城鎮化要為農業現代化創造條件、提供市場,實現新型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相輔相成。
  ——2013年1月,李克強在國家糧食局科學研究院調研時強調
  城鎮化不能靠攤大餅,要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中西部地區因地制宜地推進。還要註意防止城市病,不能一邊是高樓林立,一邊是棚戶連片。
  ——2013年3月,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上回答記者問題時說
  2000年10月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的建議》中,正式採用“城鎮化”一詞
  2001年8月
  一份專門針對“十五”城鎮化發展的重點專項規劃全文刊發
  2002年11月
  黨的十六大報告提及城鎮化
  2007年10月
  黨的十七大提出要“走中國特色城鎮化道路”
  2012年11月
  黨的十八大要求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良性互動、同步發展
  2012年 12月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積極穩妥推進城鎮化,著力提高城鎮化質量”
  2013年 6月26日
  國家發改委報告稱,我國將全面放開小城鎮和小城市落戶限制
  解讀
  城鎮化怎樣順勢而為?
  否定人為造城、大拆大建的思路
  國際金融論壇城鎮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鵬認為,城鎮化有一個很大的特點是不可逆轉。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強調“城鎮化發展順勢而為”是一個亮點。他認為,城鎮化有自然的規律,既不能拔苗助長,也不能刻意壓低。不能拔苗助長,即在產業支撐不足、就業崗位不夠、城市承受能力不夠的情況下,不能一味城鎮化。不能刻意壓低,則是指現在一些大城市有一定數量的農民工,對這樣的現實不能不承認。上述要求意味著不能刻意追求城鎮化率,地方政府的考核也不應刻意以城鎮化率為標準。
  易鵬認為,要順勢而為,把握好節奏。沒有產業支撐城鎮化很難進行,產業支撐是中央城鎮化工作的重點,表明未來要把四化同步作為一個重點,互為支撐,保證城鎮化可持續發展。
  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首席宏觀研究員管清友認為,過去提起城鎮化,大家想起的就是建房子、建橋,而這次強調城鎮化是自然歷史過程,實際否定了人為造城、大拆大建的思路。他表示,城鎮化會議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套開,經過一年討論,最終提出“城鎮化是自然歷史過程”非常不容易。
  管清友指出,這次著力強調質量,就意在提醒政府和規劃部門避免單純數量上的城鎮化。他認為,城鄉之間的差別主要是公共服務、公共設施和基本生活方式的差別。“只要在這些領域基本實現共通,實現城鎮化還有那麼必要嗎?”
  文/本報記者 鄒春霞
  特大城市如何劃定邊界?
  區分城區郊區 按不同規劃建設
  中國社科院當代城鄉發展規劃院院長傅崇蘭表示,目前中國的一些特大城市由於規劃不盡科學,“攤大餅”式向外擴張,交通和環境等各個方面已經出現問題,如果不控制人口規模,特大城市的環境可能持續惡化。
  國際金融論壇城鎮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鵬表示,形成有質量的城市群,可以減少特大城市的壓力,也能控制特大城市的人口數量。城市群的形成要按照主體功能區的藍圖實現,同時要讓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
  此次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科學設置開發強度,劃定每個城市特別是特大城市的開發邊界。傅崇蘭解釋,確定開發邊界,就是通過確定城區的範圍,將城區、郊區和農村加以區分,然後按照不同的規划進行建設。“以北京為例,之前朝陽區還有大量的農地,到底那片地算不算城市?”傅崇蘭說,在確定開發邊界之後,對於提高規劃的科學性和改善生態環境都大有裨益。如果確定這片地不屬於城市開發的範圍,則不允許開發,就可以保證周邊的生態環境。
  北京大學城環學院旅游研究與規劃中心主任王必虎擔心,城市的擴張是市場在發揮作用,如果沒能遵循這一規律劃定邊界,就會產生權力尋租的空間。管清友表示,如果控制了北京的開發邊界,不會對周邊城市的房價產生太多影響,因為即使不控制邊界,周邊的房價一樣會上漲。
  文/本報記者 羅丹陽
  新型城鎮化有何新變化?
  4000萬農民工或可落戶 大別墅大廣場將減少
  國際金融論壇城鎮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鵬認為,與舊型城鎮化強調硬件設施建設不同,新型城鎮化更強調軟件建設,採取軟硬兼施的措施。軟件建設中,明確提出解決已經轉移到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問題。易鵬介紹說,目前我國農民工有2億多人,其中拖家帶口在城市有工作的大概有4000萬,新的表述意味著這部分人的戶籍問題可能很快能得到解決。
  軟件體現的另一方面,是生態建設。易鵬指出,這次明確要結合生態文明進行城鎮化建設。規劃提出,城鎮化建設要實現城裡有山、有水、有林。在土地面積有限的情況下,意味著以後很難出現大面積的別墅、大面積的硬面廣場,即把空間留出來,更多地留給綠地和林地。
  新型城鎮化的關鍵在幹部。易鵬說:“很多市委書記市長都得一個病——潔癖,看不了舊房子,一有舊房子就推倒。舊房子是歷史的記錄,是社會的財富,總是推倒舊房子,財富會不斷地消失。”
  他認為,新型城鎮化建設中的幹部不僅要懂管理、懂規劃、懂生態,還要懂哲學。哲學中講要克己,幹部要剋制擴大建築面積的衝動,讓郊野公園和城市公園更大,一方面是為了應對霧霾,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提高生態文明。
  文/本報記者 鄒春霞
  城鎮建設資金從哪裡來?
  不再依靠土地財政 地方應找可持續稅源
  加快推進城鎮化需要大量資金。據國家開發銀行預計,未來三年我國城鎮化投融資資金需求量將達25萬億元。
  “政府財力是有限的。”徐洪才指出,如果光靠財政資金來支撐城鎮化進程的話,等於逼著政府盲目舉債、寅吃卯糧,不僅不可持續,還蘊含巨大風險。
  國際金融論壇城鎮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鵬認為,建立多元可持續的資金保障機制是這次城鎮化工作會議的重點之一。以前城鎮化建設的資金基本靠政府支出,地方債務一般都用來做城市建設。這種政府投入有時是盲目的,因此才會出現“空城”“鬼城”。強調多元,更多的是指引入社會資金。社會資金的優點,是對社會可持續負責。他認為,未來政府可能只對一些基礎建設進行投入,更多則是引入市場資金。
  “目前,大量民間資金找不到投資渠道。只要政府能夠提供公平競爭機會,創造良好市場環境,一定能發揮財政資金‘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帶動社會各個層面的力量共同推進城鎮化。”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部研究員張立群說。
  易鵬還表示,未來可能會讓符合條件的地方政府發行市政債,以前地方債都是隱性的,而發行建設債券則把地方債務放在公開的陽光下,相當於“堵住後門開前門”。
  另外,易鵬認為要給地方政府培育稅源。他指出,會議要求提高城鎮建設用地利用效率,要想提高土地的城鎮化,就要採用更嚴格的土地管理政策,控制土地利用指標,對目前依靠土地財政的地方政府而言,必須要給政府找一個可持續的稅源,房產稅就是一種很好的稅源。
  他還指出,可持續發展的資金,要求地方政府的事權和財權平衡。這意味著,要使地方政府的支出更少,收入更多。文/本報記者 鄒春霞  (原標題: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修改後將出台)
創作者介紹

套房傢俱

si73sibu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