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婚戀自由的年代,結婚本應是婚姻“當事人”的事,可是當包辦婚姻退休之後,卻又出現一個更大的攔路虎橫亘在準婚男女之間,那就是“集體戶口”。當“裸婚”、“閃婚”甚至“閃離”滿天飛的時候,在廣州,以“集體戶口”的方式落戶的年輕人,往往因為沒有房產或者直系親屬在廣州而“無法結婚”。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受到這一問題困擾的廣州適婚男女早已超過10萬人。
  即使小部分集體戶幸運兒歷經艱難險阻,與用人單位、人才市場、租住地街道分別簽訂計生協議後,再出具自己的一份計生保證書,能夠“僥幸”從民政局領到結婚證,他們仍然會面臨很多困難。在廣州,集體戶口“須有住房”才能為子女上戶口。如果要生小孩,要麼將戶口遷回原籍,要麼小孩出生就是黑戶。
  南方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因為集體戶難結婚,在廣州已經衍生出一條完整的產業鏈,至少有數十家公司專門針對集體戶口做遷移掛靠的生意,只要交錢就能夠搞定,有的公司還聲稱能提供未來孩子的落戶服務。這些公司號稱為廣州上萬名集體戶解決了結婚生子的難題,第一年掛靠的費用最高叫價1萬元,以後每年至少收取500元到1000元不等的管理費。
  廣州市人大代表林泰松連續五年“死磕”集體戶口結婚難問題,他認為“這是政府和相關部門採取措施解決的,現在卻讓公民自己處理,最根本的還是因為政府的各個部門都不願意接管,都在推卸責任”。他直言,政府在集體戶口結婚問題上不是解決問題而是逃避問題。南方人才市場的有關負責人曾表示,按照計生責任狀要求,集體戶內的已婚育齡人員,每年的查環查孕等多項措施落實率要達100%,要對集體戶內的幾萬人,並且是處於流動狀態的幾萬人執行和落實這種管理,對南方人才市場來說是無法完成的任務。同時,已婚人員不遷出集體戶,必然帶來子女落戶的問題。
  策劃:譚亦芳 採寫:南方日報記者 成希 實習生 劉益 楊韻琳 魏婷
  現象
  集體戶沒錢買房沒法結婚
  來自湖北武漢的“80後”陳軍從武漢大學畢業後就來到廣州某大型國有企業上班。雖然經過幾年艱苦打拼,他的工資收入已經上漲到了月薪過萬元,但是市區3萬多元/平方米的房價,他畢業幾年的積蓄僅能買到幾平方米。這個來自湖北一個貧困小山村的大學生,最近因為自己是集體戶口遲遲不能領到結婚證而煩惱。
  陳軍今年已經29歲,屬於大齡青年。大學畢業後,就將戶口從武漢轉到了廣州,但只能在南方人才市場的集體戶落戶。以前在陳軍的印象中,廣州是一座包容開放的城市,不像內地的一些城市需要拼爹拼關係,只要有能力就有出頭之日。但是最近的一系列事情,讓他頗生疑慮。
  陳軍的女友跟他的情況類似,戶口也掛靠在南方人才市場。經過4年多愛情馬拉松,他們終“修成正果”。但是他們去人才市場調取集體戶口時,工作人員卻告訴他們,人才市場只存放、管理未婚人員的戶口,戶口存放者打算結婚生育前要將戶口遷出。如果戶口遷出後在廣州找不到落戶地點,戶口將會被打回原籍。
  陳軍的戶口在老家農村,他是城市戶口,很難遷移回去,就算能夠遷移成功,他也不願意為了結婚放棄廣州戶籍。“寒窗苦讀十幾年,就是為了走出農村,不能夠為了結婚,就又把自己打回原形吧?”陳軍苦笑著說道,他當時嘗試過把自己的戶口掛靠在已經買房的大學同學那裡,但是派出所只同意掛靠到直系親屬名下。
  陳軍說,後來他瞭解得知,如果廣州集體戶確實有困難,可以與用人單位、人才市場、街道分別簽訂相關計生協議,自己再加一份計生保證書,就可以把戶口留在人才市場。但是他租住的街道辦卻不願意提供擔保協議,因為害怕承擔計生責任。
  晏先生則比陳軍要幸運很多,他在廣東省直事業單位上班,大學畢業以後戶口也掛靠在人才市場。他和女友結婚時沒有買房,但是單位給他出具了擔保證明,他順利地領取到了結婚證。然而麻煩接踵而至,他結婚後生了個活潑可愛的女兒,最後沒有辦法落戶廣州。因為在廣州,集體戶口“須有住房”才能為子女上戶口。
  “廣州房價太高,我有點積蓄也想創業,短期內沒有想過買房子!”晏先生無奈地說,最後實在沒有辦法,他唯有將女兒的戶口落在湖南農村岳父處。“以後女兒讀書又有麻煩,要繳納不菲的擇校費,以後又要面臨回湖南高考的問題。”
  “90後”小黃則打算另闢蹊徑,但發現此路已經不通。據其介紹,前幾年還有人選擇藉口辦理港澳通行證等業務調出戶口卡去登記結婚,而大多數人才市場都會要求“違規辦理人員”在一個月左右辦理遷出戶口。現在這樣的“小竅門”行不通了,如果稱自己要調出戶口卡去辦理港澳通行證,則人才市場會在戶主頁複印件上寫明“僅限於辦理‘港澳通行證’”,而當你向民政局工作人員要求進行結婚登記時,工作人員會拒絕你的要求。
  調查
  叫價兩三千,遷出掛靠一天搞定?
  南方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因為集體戶難結婚,廣州已經衍生出了專門針對集體戶口做遷移掛靠的公司。馬先生報料稱,他的一位媒體朋友就遇到了類似的事情,他最後真的找到了一位“直系親屬”。原來,有需求就有市場,一直有這樣的“地下服務”存在。他朋友當時花了5000元,在越秀區“搭”了一戶人家,就這樣“混”了幾年,直到買房。馬先生介紹,其實很多在廣州工作的外地人,要結婚都必須跨過這道“坎”,很多人尋求了“地下服務”,有些人硬著頭皮買了房,有些人直接成為“滯婚”人群。
  南方日報記者在網絡搜索欄中輸入“集體戶口結婚”關鍵詞,便可以看到幾十家中介公司打出的遷移掛靠廣告,其中幾乎每家公司都稱自己可以“100%辦理成功”,其中有的公司聲稱還能提供未來孩子的落戶服務。記者在58同城網站上搜索“集體戶口結婚”關鍵詞,得到了長達12頁的相關中介信息。其中大部分中介公司價格都在2000元/人,而其信息的瀏覽量都上千,最高的甚至叫價5000元/人。
  記者隨機撥打了幾家中介公司,其負責人都稱自己能夠一條龍辦理集體戶口遷出掛靠手續,並且承諾一周內就可以辦好,如果著急辦理甚至可以當天搞定。為此,記者與實習生假扮男女朋友暗訪了多家中介公司,其中位於體育西路建和中心的一家中介公司的黃經理稱,記者已是當天接待的第三個客戶了,“情人節前一天就辦理了30多單戶口遷出掛靠業務”。等記者坐定,黃經理便拿出了自己公司集體戶口的戶主頁,向記者說明公司的落戶地和戶主信息,並極力勸服記者辦理業務,稱如果兩人同時辦理還可享400元優惠。
  黃經理告訴記者,辦理掛靠公司的集體戶口後,結婚和生孩子都沒有問題。並且辦理手續也非常簡單,先去人才市場用他們公司開具的證明辦理遷出手續,接著他們公司會一條龍接手辦理餘下所有手續,將遷出的戶口落入他們公司集體戶口下,而且還承諾可以在拿到戶口頁後再付款。
  “這根本不違法,只是打擦邊球,相關費用是第一年2000元,滿一年後,每年管理費500元,直到你們的戶口遷出我們公司。”黃經理告訴記者,他們提供這項服務三年多了,已有幾百個客戶通過辦理順利落入他們公司集體戶口。
  一家位於越秀區的人力資源公司經理陳先生則介紹,他們的收費比較昂貴,每人需要5000元,因為戶口可以落在越秀區,以後就算小孩出生,同樣可以將戶口掛靠在那裡,以便“享用”越秀區豐厚的教育資源。
  人才市場
  交錢後戶口可不遷出
  廣州市人大代表、國信聯合律師事務所主任林泰松向南方日報記者介紹,像陳軍和晏先生一樣遭遇集體戶結婚難的青年還有許多,他連續4年提交議案,希望政府部門解決這個難題,給集體戶結婚鬆綁。但是今年情人節,他特意派集體戶口的兩名助手去實地體驗,發現難題依舊未解。
  針對現在廣州市的人才市場都不允許結婚這一現象,記者咨詢了廣東海印律師事務所的盤瑞華律師。他告訴記者,國家並沒有出台相關的規定限制集體戶口結婚。而人才市場制定內部規定限制掛靠人員結婚,主要原因可能是為了方便公安系統的戶籍管理。若掛靠在人才市場的戶口未婚,人才市場並不負有生育計劃監督的責任,而如果戶口變更為已婚後,人才市場就有了監管的職責,大大增加工作負荷。
  廣州集體戶結婚是否還真的那樣難?南方日報記者近日走訪了廣州市多家人才市場,根據相關人員介紹,如果將畢業後因為沒有買房或者外來務工等原因,將戶口掛靠在人才市場,根據人才市場內部條例規定,如果想要結婚的話,只能夠選擇買房或者遷回原戶籍地。
  然而龔小姐介紹,只要交錢一切都能搞定,廣州不少人才市場已經做起了此項“生意”。龔小姐是廣州某著名私企高級白領,她和老公經過數年打拼,再借遍了親戚朋友,終於在增城買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但是由於是新樓盤,還沒那麼快交房,然而家裡又催促他們早日結婚,萬般無奈之下,她找到了南方人才市場專門對接的市場專員。
  龔小姐提供的聊天記錄顯示,南方人才市場工作人員告訴她:“你如果不想遷回老家,又想結婚暫時不遷出戶口,繼續保留在我們這邊的話,我們這邊向領導申請一下,但你要提前交預交5年的檔案掛靠費用。”
  該人才專員表示,龔小姐必須定期配合人才市場這邊的計生工作,每個季度提供查環查孕檢驗報告,證明她的計生情況是符合要求的,她要做到這些才能幫忙申請,但是小孩的戶口不能進入人才市場的集體戶口。以後有了小孩,她還是必須遷出戶口。龔小姐即使現在買了房子,短期之內戶口也遷不出去。龔小姐雖然已經提前預交了3年一共1500元的費用,但是她還得預交5年1800元的費用,也就是說,她必須提前預交8年的費用。“如果我在三年到期之前就遷出去了,這個續交的5年費用退不退的?”龔小姐就此提出疑問,但是人才專員告訴她“不退的,因為你遷出戶口的話,檔案還是會放在我們這邊保管”。龔小姐認為這種收費規則嚴重不合理,最終放棄辦理。
  中介公司
  “上面工作做得很足”
  一位自稱在南方人才市場人事代理中心工作的吳先生介紹,他從事人事檔案、行政關係管理以及人才引進入戶等方面工作的,他經常會介紹那些在南方人才市場集體戶們到某人力資源公司進行集體戶口掛靠。他告訴記者,只要成為這家公司的集體戶,就可以結婚生子,只是要收取一定的費用。見記者還是有疑問,吳先生給記者吃下“定心丸”,他告訴 記者,他從2009年起就開始介紹,“幾年了,我至少介紹了幾百人在那家公司成功落戶”。
  吳先生透露,這項代辦工作不止他一個人做,“我們這邊有一定數量的工作人員跟那邊長期合作,負責介紹一些客戶過去”。他還告訴記者,雖然網上亂七八糟的信息很多,但是真正做這項集體戶口落戶的廣州天河區就只有幾家。
  記者在體育西路的中介公司走訪時,黃經理告訴記者,他們一般每周四或周五去派出所辦理一次集體戶口。“你可以去人才市場看看,每天都有人拿著我們公司的‘同意遷入證明’辦理遷出手續。他說,“工作人員一看就懂了”。
  會不會有別的什麼問題?見記者有疑慮,黃經理說,“我們上面工作做得很足的。不會有任何問題。”他還補充說,自己公司已經做了四五年這個業務了,各方面的關係都打通了,不會影響到以後的生活和工作。
  而在另外一家位於黃埔大道富力盈隆廣場的中介公司的龍經理介紹說,目前該公司已經為3000多曾掛靠在人才市場集體戶口的人解決了結婚生子的問題,記者完全可以放心地將戶口遷到該公司。
  龍經理告訴記者,目前天河區做這個生意的只有4家,價格都為第一年2000元,之後每年交納500元的管理費。未來如果打算生小孩,也會免費辦理準生證等,如果有需要還可以幫助孩子落戶口。
  當記者問到公司這樣的業務算不算違法,萬一以後被髮現變成了“黑戶口”怎麼辦的時候,龍經理底氣十足地說:“我們跟相關部門都有合作的,他們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龍經理承諾,只要不超生,可以保證戶口有保障地一直掛靠到記者遷出。如果不符合二胎條件而超生,也沒有辦法落集體戶口,更不會退還之前交納的費用。
  在南方人才市場走訪時,南方日報記者就遇到一名廣州某事業單位職員,他在那裡唉聲嘆氣。經過瞭解,記者得知他也遇到結婚難題。據他介紹,最後他通過58同城上的信息,聯繫上了一家人力資源公司,在繳納了2500塊錢以後,果真將戶口掛在了那裡。“跟我同一批遷入那家公司的就有好幾十人,可見花錢買戶口的不僅僅是個案。”這名職員介紹,他希望政府能夠正視和解決這個難題。
  人大代表
  做集體戶口生意違法
  廣州市人大代表、國信聯合律師事務所主任林泰松介紹,他已經連續5年在人大會上死磕這個問題。2012年廣州市十四屆人大一次會議上,他再次提出《關於儘快解決我市集體戶口人員結婚難、生育難問題的建議》。當年4月,廣州市人口和計劃生育局覆文承諾“推動人才市場取消結婚時必須遷出集體戶口的協議”、“逐步改變在人才市場設立集體戶口的做法……將集體戶口的集中管理改為分散管理”,但是兩年時間過去,承諾並未實現。林松泰表示,“南方人才市場應該是人社局管理的,計生委的回應不能直接解決問題。”
  今年2月的廣州市十四屆人大四次會議上,林泰松再次“死磕”集體戶口結婚難問題,提出按租房所在地劃分計劃生育管理責任的措施。4月15日,南方日報記者聯繫林泰松,他稱今年他的提案還沒有得到任何部門的回應。
  對於南方人才市場內部員工“做生意”——為集體戶口人員聯繫中介公司,提供戶口掛靠業務並收取費用的情況,林泰松認為這種行為屬違法,“因為集體戶口持有者不是中介公司的員工,只是掛靠在公司名下,提供的是虛假證明,相當於是鑽了現在政策的漏洞,肯定不是合法的解決手段。”
  林泰松還表示,南方人才市場內部人員這種“業務”的出現,表明集體戶口持有人想要解決結婚難、生育難問題,“這個問題應該是政府和相關部門採取措施解決的,現在卻讓公民自己處理,最根本的還是因為政府的各個部門都不願意接管,都在推卸責任。”他直言,政府在集體戶口結婚問題上不是解決問題而是逃避問題。
  林泰松強調,“結婚和生育是公民的基本權利,小孩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身份,有落戶權利,這些都是不能剝奪的。”他認為,政府部門有能力解決集體戶口結婚後計劃生育管理的問題,更不應該用管理問題侵犯公民權利,“對於違反政策的可以制定、採取相關法律來進行製裁,而不是通過限制公民權利來疏解管理”。
  此外,林泰松認為“單獨二胎”的實施對集體戶口結婚政策的放鬆有促進作用,“‘單獨二胎’的放行,說明現在的大環境就是這樣,生育的基本權利得到重視,再繼續把戶籍政策與計劃生育政策捆綁是毫無道理的”。
  林泰松建議,街道與人才市場聯動,試著按照集體戶口人員現租房所在地劃分他們的計劃生育管理區域和計劃生育管理責任。具體辦法是:人才市場要求辦理結婚證的人員提供租房合同備案,然後將其戶口信息與租房合同發送至租賃房所在街道辦,擬結婚的集體戶口人員也應主動向所在街道辦的計生部門報告戶口信息和租賃信息。在租賃期間,由當地街道辦負責計生跟蹤管理,並承擔計生管理責任。如果結婚後的集體戶口人員跨管理區域換租,則重新劃分該集體戶口人員的計生管理區域和計生管理責任。  (原標題:10萬集體戶結婚難 廣州中介“搭戶”生財)
創作者介紹

套房傢俱

si73sibu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