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報訊 夏日傍晚的城市,萬家燈火漸起,慢慢回歸沉寂。剛加完班的武當山支行機關員工藍綾像往常一樣收拾東西準備回家。路過一樓營業廳,她突然站住了腳步:儘管此時已是晚上8點半,但大廳內一片忙碌,整個營業網點的同事都在。
  營業部門不應該上下班挺準點的麽?藍綾有些好奇,叫保安過來打開大廳的門,走了進去,原來大家正在專心致志的整理一摞又一摞的硬幣。大廳的地板中央放著三個大紙箱和兩個大麻袋,裝滿不同面額的硬幣。大家圍成一圈,兩人一組,一人負責整理,一人負責“包扎”,桌邊是一堆堆已經整齊碼好的硬幣。
  工作忙碌而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大家埋頭進行著各自的事務,並沒有發現藍綾的到來。藍綾望著眼前的一切,微微有些動容,他們之中,有剛入職幹勁滿滿的大學生,有天天和數據打交道的會計主管,有經常犧牲業餘時間加班的網點主任,還有已經接近退休年紀的客戶經理和櫃員阿姨。或許是夜晚的燈光太暗,或許是整理的時間太長,大家揉著眼睛繼續,彎著身子,頭越來越低,離桌面越來越近。
  那一刻,藍綾眼睛濕潤了。她放下背包,輕輕和同事們打了一個招呼,加入了他們的行列。休息間隙的聊天間,她才知道這樣的加班已經整整持續了一周,金庫里還有十幾麻袋這樣的硬幣等待清點。作為一個旅游經濟開發區的支行網點,景區內的道教協會、索道公司、車隊等單位成為武當山支行重點發展和支持的客戶。為了提供更優質與更細緻的服務,支行會定期跟車上門到這些單位收款,所收款項里除了小面額紙幣外,還有很多1元、5角和1角的硬幣。每到旅游旺季,所收到的硬幣多達30餘袋,金額大約在20萬左右。這些錢不能通過點鈔機,只能依靠人工一枚一枚地點清並整理,幾乎年年如此,可謂“人工點鈔機”。
  遇到這樣的情況,營業部的員工晚上通常要加班至9點多,甚至深夜。他們中的丁叔因為長年搬鈔壓彎了脊背,雲姐因為長期數錢患上了嚴重的腰椎盤突出,還有那群可愛的新入行的大學生,捨棄了回家的時間,放棄了和朋友的約會,無怨無悔的跟班熬夜……
  藍綾一邊接過哪些沉甸甸的硬幣,一邊幫忙打下手清點,心裡突然涌升對於這些平凡崗位與平凡網點的敬意與感動。硬幣碰撞的聲音、整理入箱的聲音、清點數目的聲音……細碎交錯在營業大廳之內,而窗外的城市夜晚,更靜了。 (王進虹)
  (原標題:夜色下的“人工點鈔機”)
創作者介紹

套房傢俱

si73sibu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